楔子 那么多年

下一章:第一章 笑忘初

努力加载中...

白袍人听若未闻,径自对黑衣女人使了个眼色,黑衣女人会意,朝地上一招,那只碎了的碗就自动愈合飞回她手中,再度递给我时,里面又装满了水。

这是怎么一回事?

我愣愣地望着她,不明所以。她又是谁?是在叫我吗?我的名字叫一夕?为什么我什么都不记得了?为什么?

“一夕……”

我震惊地盯着那碗水,转头再看白袍人,之前听不懂的话顿时变得通透起来。我死了吗?这里难道是冥界?这人用灯笼引我到这儿,是带我来投胎的吗?

我忽然觉得很害怕。

黑衣女人露出明了之色,朝我招手:“过来。”

“喝了它,我用法力送你进入轮回。能否成功,要看你的造化。”

“十二季,你为何要逆天而行?你可知这样做会有什么后果?”

白袍人在河边停下,转身看我,眼睛像暴风雨将至的天空,浓墨般黑,却隐现着淡淡的浮光。

红衣女子似乎也被那番景象惊呆了,半天才颤声道: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不复存在。

天边彤云涌现,红光之中一女子骑着蓝羽巨鸟急速飞来,口中喝道:“不能让她进入轮回!”

女子从鸟背上一跃而下,怒喝道:“十二季,你疯了?”

黑衣女人漠然地看向我:“三魂七魄已去其九,即使你用灵犀灯引来了这最后一魄,也恐怕轮回不易。”

十二季挥袖,镜子瞬间消失,而那股血腥味却依旧萦绕鼻间,久久不散。

“一夕……”

悸颤中似乎有很多声音叫唤着这个名字,很多张脸电光石火般从脑海里闪过,当我想去捕捉些什么时,一圈白光泛起,天地万物顿时绽化成了虚无,不复存在。

灯笼被提在一人手中,他身穿白袍,长发垂腰,纤长的食指上戴着一只黄金指环。

红衣女子的视线在我和十二季之间游走,喃喃道:“难道她与简聆溪……”

我捧着那碗水,思维一片混沌,正不知该不该喝时,一道光破空飞来,那只碗顿时碎裂,里面的碧水刺地变成了白烟。

白袍人颔首。

“她已魂飞魄散,难道这不是了断?”

我跟着那盏灯笼,走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荒凉的平原上,触目所及一片灰青色,包括前方的那条河流,在阴霾的天色下,呈现出灰蒙蒙的波光。

呜呜的洞箫声从很远的地方飘过来,像鬼魅在哭泣。河的那一端,缓缓划来一只小船,一个黑衣女人在船头吹箫。她的身子挺得很直,白发如垂泻而下的光束,没有风,一动不动,容颜却看不出个究竟,似乎是个妙龄少女,又似乎已是年过中旬的老妪。

“当然不是。”十二季戴着黄金指环的那根手指轻轻一点,空中立刻出现了一面镜子,镜子里桃花纷飞,景象本是绝美,但突然间,那些粉色花瓣都变成了殷殷碧血,漫天遍地地扩散开来……

红衣女子默立半晌,颓然道:“喝吧。”

我便身不由主地朝她飘了过去,她递给我一碗泛着浅碧光泽的清水,水中映出我的模样,雾蒙蒙一片,依稀缭乱。

白袍人衣袖一挥,空中顿时布起了无形结界,将她拦在外面。

十二季点了点头,难分悲喜的脸上分明有着洞悉世事的无奈。

我不明白我为什么要跟着他走,或者说,为什么看见那盏灯笼的第一眼,我就像被某种东西粘住了,情不自禁地朝它飘过去。

可我是谁,我是个怎样的人,怎么死的,死前又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,我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!

白袍人沉默许久,道:“这是最纯善的一魄。”声音低沉悦耳,带着令人怦然心动的节奏,仿佛佛音与魔乐的融合。

“不要喝!”红衣女子站在结界外大喊,“一夕,你不要喝!”

白袍人淡淡道:“事情总该有个了断。”

船靠向岸边,黑衣女人放下手中的洞箫,声音如飘在天边,“就是她么?”

我很想问问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,却根本发不出声音。灯笼里灯光闪烁,晕黄的颜色像是种催促,于是我慢慢喝下那碗水。

为什么会这样?!

“怨恨不断,罪孽不绝。故十六年后桃花再现、苍生喋血时,还需要她——”他朝我一指,“来消解劫数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