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魔宫公主

上一章:第一章 笑忘初 下一章:第三章 碧落琵琶

努力加载中...

我越听越糊涂,忍不住问道:“什么这一世那一世?你们究竟在说什么,为什么我一点都听不懂?”

陈非整个人一震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灰布棉鞋再度出现在我面前。

我听到此处不禁整个人都轻颤了起来,仿佛亲身尝试了一遍那种魂飞魄散的滋味,不仅仅是疼痛,还有绝望、满腔的怨愤与不甘,像在水深火热中煎熬。

我抓住他的手,那双曾经无数次带给我温暖的手,为什么这个时候却是冷的?“先生,你没有话要跟我说吗?难道笑忘初说的全部是事实,没有其他可能了吗?我不相信你是那样的人,你不是的!你告诉我,你真的眼睁睁地看着一夕喝了镜夕湖的水,也真的把她封在剑里一封就是九年吗?”

“溪边?”笑忘初瞥了三娘一眼,“所以你就叫小溪?”

笑忘初朝他走了几步,逼视道:“你不要忘了,公主上一世是因你而死的,她恨你,在这世上她最不愿意看见的人就是你!而你,却将她的这一世留在身边,还是在这个女人的身边,让她以为你们是她的亲人,真是可笑!”

我点头。

他后面的话我没再听下去,因为我已经什么都听不到了。陈非、三娘,这两个抚养我长大的人竟然是我的仇人?他们竟然是那么卑鄙无耻的人?不,这不是真的,他在说谎!笑忘初在说谎,这不是真的!

我吓了一跳,搞什么啊?这么大阵势,真是吓死人了!

我抱膝轻泣,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,却将我整个世界都颠覆了。

“你今年十六岁,庚辰年己丑月甲子日正午时出生,对不对?”不只表情,连声音也开始变得很温柔,掺和了许多复杂的情绪。

“公主当然不甘,要填平此湖,他却出手阻止。公主以魔力将湖凝冻,他却借助自己的未婚妻——幽阁圣女七阕的神力引来桃花。桃花一开,春天即到,湖水冰融,公主败了。”

“送我回魔宫吧。”我望着天边诡异的红光,缓缓道,“由你,送我回魔宫。把你当年应该做而没做的事情,现在补上。”

“小溪……”他唤我,其音低哑,“忘了一夕,忘了她。你是你,她是她。”

“这是什么?为什么会这样?”挖了几下挖不下来,再抬头时,满屋子的人神情都变了。

笑忘初直身站起,缓缓道:“灵猫说得没错,她说要找到公主就必须先找到你,而你一定会出手拦阻,不让我带她回去。”

每次三娘打我,我只要一逃到他身后就会没事;夏夜在院子里乘凉,他会说故事给我听;我最喜欢东城丁家巷那边的桂花糖,他路过时总会带些给我……虽然他表现得并不像三娘那么明显,可是我感受得到,其实他比三娘更关心我……

简、聆、溪!陈先生是简聆溪?!

“历代公主眉心都有魔印,而你眉心的那颗就是麝月珠,只不过先前一直被尘封着,如今沾了你我的鲜血,封印失效,就显露出来了。”

“没错,你就是她!但因为轮回时魂魄不全的缘故,你眉心的麝月珠虽在,却已无她当初的神力。”笑忘初说着冷眼望向陈非和三娘道,“这两个人怕你今生找他们报仇,所以先我们一步找到你,还抚养你长大。如果不是灵猫算出你现在人在原城,我们永远找不到你,而你也就永远不会知道自己的身世。果然不愧是简聆溪,这么高明阴毒的办法你也想得到,现在即使公主知道了她的身世,恐怕也下不了手杀你!”

为何天不从人愿,要这样捉弄我?!

我吃惊得根本说不出话来,思维一片紊乱。

我突然意识到,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圈套。他假装遇敌,和飞蛟帮起冲突,引好事的我上去插一手,然后第二天以此为由来茶寮找茬……但是,目的又是什么呢?

我一震,慢慢地松开手,那刻意去逃避的残酷真相,最终还是来到了眼前。

笑忘初走到我面前,盯着我看,那冰冷的目光,慢慢变得灼热起来。他突然伸手,摘掉我的帽子,拆散我的头发,长发披洒下来,我怔怔地望着他,不明白为什么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。

我接下去该怎么办?为自己的前世报仇,杀了这世养育我的恩人?还是跟着陌生的人回那个陌生的宫殿?

我有点害怕地摇了摇头,答道:“我不知道。是三娘把我从溪边捡回来的。”

笑忘初道:“公主,你跟属下回去吧,回到魔宫后,在灵猫的帮助下,你也许可以记起前世的事情……”

“且慢!你在担心什么?有什么话是他们听不得的?”笑忘初扫了我们一眼,他的手下立刻将出路堵死。

笑忘初扬眉道:“你终于肯承认自己的身份了?”

笑忘初盯了他半晌,突然大笑起来:“陈非——往事成非,不错的名字。可惜,有些事该来的终究会来。”

刀锋收了回去,三娘哭倒在地,浑身不停颤抖,掩面泣道:“你不能杀他,绝对绝对不能杀他……”而陈非则轻叹一声,闭起了眼睛。

圈套!

在我一头雾水时,笑忘初的手上亮出了一块小牌——雪色玉、红色丝,映衬着他的手,显得更加晶莹剔透。

我凄然而笑:“忘得掉么?”

笑忘初将刀收回刀鞘,屈膝道:“八荒六合九殿魔宫左使笑忘初,特来恭迎公主回宫。”

“你后不后悔,是你的事,而公主,她有权知道自己是谁。”笑忘初转向我道,“二十五年前,魔宫的公主一夕,是整个魔族的骄傲。她美丽不可方物,眉心的麝月珠魔力强大,拥有不死之身。但她误闯南冥,喝了镜夕湖的水,而他,这个被奉为武林第一人的简聆溪,当时就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,看她变成幽灵!”

一夕……魔宫……镜夕湖……简聆溪……

陈非走到他面前,淡淡道:“你要找的人是我,与旁人无关。他们只是茶寮的小厮,放过他们吧。”

“因为……”三娘才说了两个字,就被陈非打断:“秦娘!”

笑忘初悠悠道:“大家都说是你是当世第一高手,你的清绝剑笑傲天下,你的巫桃叶独步武林。我很想试试。”

陈非道:“那又如何?”

前世的一夕必定是恨极了他吧?所以宁可自己魂飞魄散也不肯再被封入剑中。她是何其刚烈,可这一世的我却是这么懦弱,连一个恨字,都说得这么苍白无力。

他停了一下,沉寂的脸上露出坚决之色,昂然道:“我从来没有后悔过。”

“公主不明白没关系,等我把刚才那个故事讲完,你就明白了。”笑忘初说着横瞥陈非一眼,“怎么,你要阻止我吗?你怕她知道你以前对她所做过的那些事情?你觉得心虚了?内疚了?”

三娘尖叫道:“住手!快住手!天下人你皆可杀,惟独他不可以!”最后一句话是吼出来的,夹杂着陈非错愕的呼唤声。

我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子悸痛起来,像是有只无形的手,在那一瞬间捏住了我的心脏。

我再看陈非一眼,他面无表情,似乎无论笑忘初说些什么,都已与他无关。可是,他为什么要那样做呢?为什么会见死不救?又为什么要阻拦一夕填平那个害人的怪湖?

陈非不说话了。

而陈非呢?我看向陈非,那种繁华落尽的温和,清润如水的沧桑气质,使他在淡漠中依旧给人一种洋洋暖意,当他望着你时,柔软的眸光就像是一只神奇的手,可以抚平任何创伤。

我震惊地张大嘴巴,而身旁的小山小水,看样子也比我好不了多少。

笑忘初冷冷一笑,厉声道:“可我很想问问你,你——凭什么不让我们带她回去?”

简聆溪、一夕……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哭了一阵子后我爬到桌旁,拿下桌上的镜子,镜子里是张平凡的脸,很多时候更像个男孩,女扮男装时大家都瞧不出来。这样的我,怎么可能会是那个美绝人寰的魔宫公主一夕?可眉心那颗璀璨剔透的麝月珠,又在提醒我笑忘初说的都是真的。

一切的一切都那么遥远,与我何干?我只是原城一家小小茶寮里的普通小厮,我过得悠闲而自在,我不要当什么公主,我只想当我的小厮,平日里偷偷小懒、耍耍嘴皮、和小山小水打打闹闹、跟三娘先生撒撒娇……我只想当那样的一个平凡人啊……

我怔立了半天,艰难地开口道:“你是说……我……就是一夕?”

“真的假的?”我狐疑地再度摸了摸那颗叫什么麝月珠的,从没想过这么古怪离奇的事情会发生在我身上……等等!如果我真是魔宫公主,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我的属下,也就是说我可以就刚才他又打我又伤我的事报仇了?

陈非蹲下身,眼眸深处凝郁着一抹悲凉,很轻,很淡,却无法忽视。

“既然知道,为何还要来?”

就在我心中大喜跃跃欲试时,陈非突然走过来握住我的手,沉声道:“她不是你们的公主,也不会跟你们回去。”

然而,眼前的事实又告诉我,这不是在开玩笑。

“那是真的。”陈非终于开口。

只为让陈先生讲那个故事?

笑忘初的瞳仁中似有奇光闪过,冷冷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这个笨女人听了公主的话后,将清绝剑拿到湖边清洗,碰到湖水封印立解,公主便趁机逃了出来。可是她在剑中被困太久,魔力大减,打不过简聆溪,因此没逃多远,又被抓回。公主知道再无希望逃脱,又不愿再被封入剑中不见天日,于是做了同归于尽的决定——她引爆了眉心的麝月珠,诅咒镜夕湖水从此干涸,不再危害人间。”笑忘初说到此处,眼中隐烁着泪光,哽声道,“魔印乃我们魔族所有能量和生命的源泉,公主虽是不死之身,但麝月珠一碎,她也就魂飞魄散,再不存在……”

“第一个,就从他开始好了。”

再回首看陈非,他眸中的悲凉之色由浅转浓,如外面风云际幻的天空一般,再难将息。

笑忘初一笑,右手慢慢抬起时,指间的刀锋映得整个大堂都似乎闪了一下,一股凉意穿空而来。连我站得离他那么远,都感觉到了那股迫人的杀气。

我连忙抓起地上的铜壶一照,上面映出我的眉心多了一颗类似珍珠的东西,却比珍珠更为圆润夺目!

“公主看出要填湖,必须先除去简聆溪,而要除去简聆溪,就得先赶走七阕。于是她在简聆溪面前道破七阕和他的结拜兄弟柳恕之间有奸情,令七阕羞愧离去。简聆溪恼羞成怒,不知用了什么卑鄙手段,将公主封在他的剑中,一封就是九年。九年后,他身边多了个女人,就是她。”笑忘初一指三娘,三娘脸色苍白,正想说什么,陈非对她摇了摇头,于是三娘就闭上嘴巴,愤愤然地别过脸去。

啊?他说的那个人真的是陈先生吗?他有那么厉害?那么厉害的一个人这十几年来却一直窝在这个破茶寮里说书?有好几次客人闹事,嫌他书说得不好,把果皮瓜壳往他身上丢,他都没还过手……怎么可能?

三娘是绝望;陈非是悲哀;而飞蛟帮的弟子则是畏惧,他们突然一起跪倒,恭声道:“拜见公主。”

三娘虽然经常打我骂我,拧我耳朵,可她也最疼我。滴水成冰的夜里,会起床为我盖被的人是她;我生病时,不眠不休地守在床边照顾我的人是她;有什么好吃的总留我一份;我调皮捣蛋老是闯祸,每次都是她去跟人赔礼道歉……怎么可能?她怎么可能是我的仇人?

笑忘初脸上疑云顿起,看看我又看看他们两个,他刀锋一沉——刹那的感觉先是冰凉,然后才是疼痛。血流下来,染红了我的视线。

“我从来没有否认过。”

陈非松开了我的手,低叹道:“其实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,九殿魔宫的灵猫是当今世上除了十二季以外最神奇的占卜师,她怎么会推算不出一夕已经轮回转世?既然一夕还在人间,只要她还是女身,就依旧是你们魔宫的公主。也罢,你想说什么尽管说,对以前的事……”

这下不只三娘,陈非的脸色也变了。

我仰起脸,看着那个因背光而面容模糊的人,一字一字道:“你能不能告诉我,我该怎么做?我应该恨你吗?先生,你告诉我,我应该恨你吗?”

我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走过去推开门,好奇怪,进来时外面明明阳光灿烂,而这时却是阴云密布。山雨欲来风满楼。

陈非依旧沉默。我拼命摇着他的手,嘶声道:“你告诉我不是啊!你告诉我你没有那样做,只要你说没有,我就相信你,我信你的,先生!”

“你……开玩笑的吧?”我讷讷道。公主?见鬼了!那个什么八荒六合九殿魔宫我今天才第一次听说,而且他刚才还说那公主名叫一夕,怎么又扯我身上了?

这怎么可以!我刚想抗议,三娘就冲过来一把搂住我道:“你不可以伤他!”

陈非道:“我已不与人比武多年。”

我尖叫一声,甩掉他来牵我的那只手,反身撞开两个魔宫弟子往后院跑去。跑回自己的房间,啪地把门一关,蹲下紧紧抱住自己,再也忍不住,嚎啕大哭起来。

“雪玉红颜令再现江湖……”三娘呢喃了一句,忽地转头吩咐道,“小山小水,去把门关上,今儿个咱们不做生意了。然后你们三个也都退下,我与先生跟他们有话要说。”

笑忘初深吸口气,继续道:“这时,幸好十二季及时赶到,他用一盏灵犀灯把公主飞散的魂魄收集起来,然后带着那缕残缺不齐的魂魄去冥界轮回。而轮回后的她,就是你!”

“那么……”我笑,不知是笑他还是笑我,或者是笑所有的一切,“我就不能不恨你了啊……先生。”

“你不比也可以,从现在起我每个时辰杀一人,直到你愿意为止。”白影闪动,掠起寒风一片,瞬间那凛凛刀尖便停在了我的眉间,而我根本就没看清楚他是怎么出手的。

这样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是那么卑鄙的简聆溪?不!我不相信,我不相信!

笑忘初沉默片刻,刀光一掠,却是将他自己的食指割破,血珠顿时涌了出来。他用那根流血的手指轻轻按上我的眉心,说也奇怪,我立刻觉得伤口处不疼了,当他收回手指后,我摸摸自己的眉心,摸到了又冰又滑的突起物。

门外静悄悄的,那帮人并没有追过来,算他们仁慈,此时此刻的我,实在是经不起再一轮的打击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