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九殿魔宫

上一章:第四章 行路难 下一章:第六章 当年事

努力加载中...

可为什么她此刻看我的目光,却是那么的生疏,像隔着一道很长很长的沟壑,我走不过去,她也不肯走过来。

陈非停在房间一角,额头可见细密的汗珠,显见为躲那两剑倾尽了全力。

陈非的目光没有焦距地投放在车窗之上,唇角慢慢地勾了起来,似是嘲讽,又似痛苦。

“秋窗,”陈非道,“带我去见她。”

秋窗啊,是她啊……她是我前世最好的朋友啊,最好最好的朋友啊……

纪归云把丝帕往空中一抛,长剑灵动,顿时将之绞成了千百片,悠悠扬扬地飘落,丝絮飞扬中剑光一闪,只一闪,直直地指向他,沉声道:“即使不是简聆溪,但也不至于怯懦至此吧?”

很干净的一个地方,几乎找不到任何污垢,连地上的泥土,都柔软芬芳。这就是我前世所住过的地方吗?为什么我对它还是什么印象都没有?转头看先生,他凝视着那棵树,目光也显得很恍惚,他伸出手,却停在了半空中。

我和陈非相视一眼,走到树后,那儿不知何时开了个小门,门里漆黑,什么都看不见。

一夕啊一夕,你究竟是个怎么样的人物?

陈非微微一笑,伸出两指将剑一点点地移了开去。

纪归云淡淡道:“你用桃叶抵了第一剑,用衣服抵了第二剑,我看你用什么来抵第三剑。还不还手吗?”

“我只要一使力,你就横尸此地,那么这个小姑娘,也就难逃一死。你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,难道你也不在乎她的?”

而我的前一世,每个人的说法都不相同。

我的眼睛无可抑制地湿润起来。

纪归云伸手入怀摸出一块丝帕来,仔细地擦拭剑身,“我只会向你出三剑。第一剑眉心,第二剑咽喉,第三剑心脏。只要你能躲过这三剑,我就放你过去。”

“我想念她。”低低的声音像是喃喃自语,却又分明是说给我和陈非听的,“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想念她。无论她曾经做过些什么,犯过怎样的错,抛弃了多少人……你不得不承认,思念她的人更多。一夕就是那样的人,她令人恨她,但越恨她也就越爱她。”

“好。”幽幽的叹息声后,她的衣袖朝我轻轻一拂,我闻到一阵甜香,然后眼前一黑,就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“你知道吗?其实——”陈非的声音像漂在水上,停停荡荡,“其实当年,一夕魂飞魄散时,我……并不觉得高兴。”

一只黑猫突然从树上跳下来,瞳孔一黄一蓝,难道它就是那只什么灵猫?

入内后,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见,不知身在何处。

我看见陈非的眼睛浅浅地起了一丝波纹,如被风吹起了某种思绪,然后最终沉寂,“我是陈非。”

陈非的嘴唇动了动,然而灵猫却先开口道:“告诉我,你来这儿是以什么身份?简聆溪,还是陈非?”她说“简聆溪”时声音很温柔,但说“陈非”二字时就变得有些生硬。

在那些故事里,他是一个传奇。人们也许不知道简聆溪是谁,但一定知道纪归云是谁。

“来。”陈非带我走到大树前,这应该是棵百年古树,枝叶茂盛,而且异常的干净。

我活动了一下手脚,似乎并无什么异样,便摇了摇头。

他回头,我咬唇,上前一把抱住他哽咽道:“我不知道……我不知道这一进门去会发生些什么……可是我又有预感,这一进去,一切就都不同了,再也不能回到茶寮继续那么平静无波的生活了……先生你答应我,不要因为救我而置自己的安危于不顾,不要为了我而有所为难。如果……如果真要我的性命才能让一切有个了结,那么,我不介意死!”

纪归云听了我的话后怪笑几声,眼睛仍是一动不动地盯在陈非脸上,道:“我忍受魔宫的清冷寂寞十六载,就是为了等这一刻。我要看看你名动天下的清绝剑,是否真的那般出神入化,十六年前,你不屑与我比武,可今天,你没的选择。”

她的长发开始四下飞扬,双手在胸前画了个圈,整个人就如被水渐渐浸没的宣纸一样颜色由深到浅,消失不见。

这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四面都铺着洁白的大理石,壁上夜明珠璀璨生辉。饶是如此,这条通道仍是令人不寒而栗,尤其是行走时,脚步声一下下地回荡在廊道里,分外清脆。

“我做不到。”他缓缓道,“以小溪的命去换她的命,我做不到。”

我惊讶,万万没想到他竟会回答不。

一个女子静静地、静静地站在通道中央。

“好,第二剑。”他手腕一动,剑法忽然变得轻盈起来,掠起冷光一片,淡淡的像是月光。月亮出来时人不会有所感觉,等你感觉到时,银辉已照在你的身上。他的剑法亦如是。

他避开我的视线,转身在树干上敲了起来,一长二短,一连敲了九下。

我看见陈非的灰袍在剑光之间游弋,躲避那如影随形的一剑。

陈非从我头上跃过去,纪归云收剑,剑尖上穿着一片桃叶,他吹口气,桃叶碎开,零落于地。

春花烂漫的桃林里,与我弹琴跳舞的那个女子,叫做秋窗。

“如果你是简聆溪,就是我在人间惟一的亲人,我的亲哥哥。”

“秋……那位姑娘呢?”我忍不住问道,车内空空,只剩我和陈非两人,秋窗不见了。

耳旁听得秋窗苦笑道:“简聆溪毕竟还是简聆溪……你抛却曾经种种,却仍不改你的原则……”

我心一颤,抬头看他,他的目光里有种异样的情绪一闪而过。

“先——”才开口,一个未知的东西带着风声立刻向我袭来,双手下意识地回击,也不知击中了没有,一切又恢复宁静。

然而他快,剑却更快。只听“刺——”一声,第二剑在他衣襟上堪堪划过,灰袍一片片地碎裂,如蝴蝶般四下翻飞。

我心猛地一跳,指着他大叫起来:“东州大侠纪归云!居然是你?!”

没想到这第一殿里坐着的人竟然会是他!他在江湖上销声匿迹那么多年,却原来是来了魔宫!

血红的门。

她抬起眼睛,神情执著:“只要你放手,她就可以重生了。”

他看着那把长剑,像在看他最亲密的爱人。

这棵树是不是就是九殿魔宫的入口?他可是担心这一进去后不知后果会怎样?或者说,是因为即将再次面对“一夕”而踌躇不安?

“这是什么地方?”

突然间我想起是见过这双眼睛的,在遥远而模糊的那一天。

陈非继续沉默,然而我看见他的手在背后握紧,又松开,指尖起了一阵轻颤。

一道寒光划出弧线,我刚想惊呼,剑尖已停在陈非眉心处,闪亮亮的剑锋映着他的眼睛,森冷森冷。

“喵——”黑猫叫了一声,一个纵身消失在树后。

陈非推门,门却不动。

陈非怔了一下,缓缓道:“简聆溪如何,陈非又如何?”

陈非拉着我一同下车,外面竟是草色如碧的平原,开满了白紫色的小花,三丈开外有棵大树独然而立,除此之外,再无他物。

他像是察觉到什么似地回头,我顺着他的目光也朝后看去,顿时呆了一呆。

我勉强自己笑一笑,但扬起唇角,却觉得更尴尬,心中麻麻的不知是喜是悲。

冬梅妖娆的暖阁处,与我围炉饮酒的那个女子,叫做秋窗。

夏荷盛开的碧湖上,与我划舟采莲的那个女子,叫做秋窗。

我变色道:“怎么了?这门打不开吗?”

九道门!难道这就是九殿魔宫的由来?

灵猫脸上痛色一闪,反而笑了起来:“好……好……陈非,不要怪我没有劝过你,推门进去接受考验吧。”

我们走到那扇门前,陈非抚摩着门上的浮雕,轻叹道:“据说九殿魔宫最神奇的地方并不在于它有九个守殿者,而是那九人都与闯殿者有着这样那样的关系。因此也有人说,九殿其实不过是闯殿者自己的幻觉,让他以为看见了自己的朋友或亲人。”

他笑了笑,笑容极轻极浅:“我不会后悔,从选择的那天起,就不再后悔了。”

圆门忽地打开,一团黑影直向他面门扑来,我刚想伸手去挡,门里一股强大的气流旋出,把我整个人都吸了进去!

倨傲憔悴的女子朝他跪拜下去时,镜子里就浮现出这双眼睛,透露着浓浓的哀伤,然后轻眨了一下,慢慢隐去。

东州大侠,从我有记忆以来,冷香茶寮说的书里就在反复不停地提到这个名字。

“带我去见她,这事需要一个完结!”他加重了语气。

“我们进去吧。”红门彻底打开,圆圆的一个房间,没有任何棱角,中间就那样凭空立着一扇圆形门,门上雕刻着精美的狮子浮雕,张牙舞爪,威风凛凛。

秋窗看了看我,目光复杂之极。

“先生,其实你大可不必……”我的话未说完,陈非已推开了那道血红色的门。

一语刺中痛处,纪归云的神情立刻变了,让我想起门上的狮子浮雕,那是一种竭力克制着的欲念,将扑未扑。

车外雨未停,噼噼啪啪地敲在窗上,单调而压抑。

等等,刚才陈非说九殿的守宫人也许只不过是一种幻象,那么也有可能此人不是真的纪归云,但真的纪归云和陈非之间,又是什么关系?为什么守第一重殿门的人会是他?

那是我生平见过最美丽的一双眼睛,清亮得不沾染任何俗尘的气息,眼珠漆黑无杂色,就像最纯粹的黑宝石。仿佛人世间的一切沧桑幻化都在那双眼睛中一一沉淀,呈现出超脱于世的空灵。

——这么多年来,第一次见到他这么犹豫不定。

灯光乍起,眯着眼睛望过去,这是个狭小的房间,阴暗而潮湿。

只因为,我不是一夕吗?

木片四碎翻飞中,一个蓝衣蓝裤、蓝色头巾勒额的男子出现在视线的那一头,盘膝而坐,膝上横放着一把长剑。

通道的尽头是道门。

“一夕站在她的立场上来说,并没有做错,但是,我身为人类,没的选择……然后她死了,不见了,我以为一切终于结束,却不想,还会有再见的一天。”

在最荒诞最异想天开的梦境里,都不曾出现过这样的情形:有一天,会需要牺牲我的这一世去复活我的前一世。

我大吃一惊,万万没想到,她竟然是先生的妹妹!既是兄妹,为何会成敌对?

那一天,有个人踏雪而来,他的右手戴着黄金指环,他的左手则拿着一面镜子。

“不要激怒我!”

秋菊锦簇的花园中,与我对弈赏花的那个女子,叫做秋窗。

等我醒过来时,马车已不知什么时候停了。陈非望着我,柔声道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你不会的。”他的声音非常镇定,“你的剑上虽有杀气,但却被一直压抑着。魔宫只想拦我,并不想要我的性命。”

然而,最特别的是她的眼睛。

“走吧。”他牵我的手往里走,脚刚踏进去,就见一道光环从四面升起,等光环散去后,再睁开眼睛,眼前的一切已变得全然不同。

门后可就是宿命的来源?一切的秘密所在?

“那么好,我们下车。”他把手伸给我。

秋窗并不说话,转眸望着陈非,那哀艳凄清的眼神,柔化了陈非的暴怒,他颓叹一声,松开了手。

第一剑,流星般刺向他的眉心。迅速、干脆、简单,光彩于一瞬间。

纪归云以剑横胸,缓慢地划了个十字,整个房间一下子亮了起来,那眩目的灿烂,令我不由自主地闭起了眼睛。

“原城陈非,求见九殿魔宫灵猫姑娘。”

她看着我,纯黑的瞳仁中清晰地映出我的影子,让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已被她看穿。

竟是如此宁静安详的一片净土,与刚才的寒风凄雨比起来,真是恍如隔世。

一种很可怕的宁静,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听不到。恐惧、迷茫、悲观一股脑地涌上心头。顾不得安不安全,我放声大呼:“先生!先生!你在哪儿?”

与他相比,反而我这个大祸临头的当事人镇定得多。怎么会这样?

素白素白的肌肤、素白素白的长袍,一头黑发盈可及地,很沉静的姿态与神情,却让人感觉她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都在灵动、都在说话、都在表达,这种静与动的组合如此奇妙,令人目眩。

然而那一瞬间,我无法肯定他看的是我,还是再次透过我看见了一夕。

原来是这样,只是为了比试……我在心中暗叹。果然陈非只是笑了笑,以这十几年来一贯的温文声音答道:“阁下等错人了。我不是简聆溪,也没有清绝剑。”

陈非刚要举步,我忽然叫道:“等等!”

第三剑竟是如此璀璨夺目!陈非躲得过吗?他躲得过吗?

她就是九殿魔宫的灵猫?那个仅次于十二季的占卜师?

什么?!

我的手下意识地揪住了自己的衣襟——我的命……

陈非一动不动,脸上平静无波,不为所动。

是的,我曾经见过这双眼睛,在我的前一世。

好字才刚出口,一道剑风迎面而来,我头上的发簪碎开,头发顿时向后直飞而去。陈非的长袖在我面前划过,剑风消失,头发重新回到我的肩上。

“我难道不是凡人?”纪归云反问,哈哈大笑,“凡人又怎样?照样能练成绝世剑法,令得三界动容!简聆溪,不要为你的退步找理由。江郎才尽只是因为不思进取,积累的才华挥霍尽了,却没有新的所得。你这十几年来甘于流俗,荒废了武功,与名字何干?”

这回轮到陈非脸色一变,被刺中痛处。

就在我惊恐不安时,只听“砰”一声巨响,那道门整扇地砸了下来,陈非破门而入,我想也没想就奔过去扑入他怀中,浑身遏止不住地颤抖。不知道为什么,离开他虽只一瞬,却有永远都不能再见的错觉。

我垂首,讷讷道:“你是不是不想再见到她?”

陈非脸色一寒:“好!”

在笑忘初口中,她是完美的化身;在阿幽口中,她是人间的祸害;诺言兄弟虽没什么直接瓜葛,但说起她时也是又敬又畏;而眼前的秋窗,即使爱恨交织,依旧对她念念不忘。

纪归云冷哼道:“少拿这套来搪塞我,你就是你,换个名字不代表换了个人。”

陈非的目光闪烁了几下,声音克制不住地略显激动:“这里就是九殿魔宫。”

“你——”陈非没有推开我,只是长长叹息。过了很久,我听到他很慢、但很坚定地说:“我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陈非看着我,表情凝重,许久,开口道:“不。”

没有陈非,先生不在房内!难道刚才只有我一个人被吸进门来?

然而,并未刺入。

我本以为九殿魔宫会是个很诡异恐怖的地方,然而此刻,眼前的这片土地却一派生机盎然,清新美丽得犹如世外桃源,与它的名字何其格格不入。

阴郁的眼皮慢慢地抬起,目光森寒如电:“简聆溪,我等你很多年了。”

“这九殿魔宫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;但如果你是陈非——”灵猫的语气顿了顿,道,“那么按照魔宫的规矩,外人想进来,必须连闯九道门,才能见到你想见的人。”

秋窗蹙眉不语。

陈非眼中不忍之色一闪而过,“如果你想比剑,实在是找错了对手。现在的我,只是个凡人。”

陈非的目光黯淡了一下,又复清明,“我没有清绝剑,所以我不是简聆溪。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