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当年事

上一章:第五章 九殿魔宫 下一章:第七章 岂成非

努力加载中...

心念方动,“砰砰砰砰”起了一连串的爆破声,接着是金属落地的声音,最终归于平静。

擦身而过时,柳恕欲言又止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,如来时般消失在墙壁后。

结界不破,我被自己的力量反弹,头一下撞到了墙上,稠密的血液流下来模糊了视线,眼前的世界血红一片,像在嘲笑我的无能为力。

“跟我走。”他的声音仿佛飘自天边。

“那一夕呢?你喜欢她吗?”我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,为那个即将得到的答案而紧张不已。

双腿酸软,扑地跪倒在地,双手摸索着那道结界,不可抑制地全身发抖——这一幕我竟是那般熟悉!

“所以你就来了魔宫?”

他就是柳恕?

陈非眼中闪过一线迷离,最后道: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。”

陈非面色一变。

“我说了,我是陈非。”陈非走到我面前,把我扶起来道,“三剑已破,我们过关了,走吧。”

一时间心头恍惚,纷乱的、矛盾的、五颜六色,莫名酸楚。

“你不恨我么?”

再扑,再反弹,一次又一次,全身被撞得像要散架一般,疼痛难当!

眼睛一闭,手到空中,却被人拦截住了。

一股强大的力量向我推来,我死命抓住陈非的手,但那股力量却越来越紧、越来越沉,最终我脚下一个踉跄,整个人向后重重跌了出去,滚到墙角。

抬眸,结界外有两人飘然而至,他们拉住他,不知道说了些什么,接着便见他一双眼睛回视过来,容颜依稀缭乱。

真没用啊,小溪,你真是没用啊……

“不错,你退隐了,但正因为你退隐了,你反而成了武林里一个不可打破的神话。因为自那之后,再也没人可以挑战你,你天下第一的名号便永屹不倒!”纪归云恨声道,“这何其不公平,我不甘心!只因为我出道比你晚了十年,我便要永居你下?我不甘心!”

他将我扶起来,我顺势往他怀中靠过去,接触到那样宽厚温暖的胸膛,才确信自己不是在做梦,“先生……先生……你还活着……老天保佑,你还活着……”

第一重冰墙迅速凝结,她走过去,千年寒冰在她面前消融;第二重桃花萦绕,红花翠叶在她擦身而过时凋落枯萎;第三重无形结界,却拦住她的脚步,无论怎么施法,都闯不过去。

没有人答话,房间里很静,只有桌上的灯光不停跳跃着,映得他的脸时暗时亮。

额头冷汗涔涔滴落,我听见自己的声音,泣不成音:“放了先生……求求你,放了先生……一切都是因我而起的,那么就把我的命收去好了,不要伤害他,他只是个凡人,他不是简聆溪,他是陈非,他只是个凡人……”

我不愿再想,事实上,也容不得我再想,一支箭突然穿门飞出,直向我射了过来!

“你很高兴吧?”我逼近他,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睛道,“其实你一直很嫉恨他吧?你是他的结拜兄弟,但处处都不及他,甚至连你喜欢的女人,也要靠他施舍来成全你……”

我的呼吸紧了一紧,真相!十六年前的真相马上就要自他口中破茧而出,而我竟不知自己是喜是忧,是期待还是抗拒,只能一言不发,浑身僵硬地听着。

黑暗中,陈非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。

“我以为、我以为你……”我埋头于他怀中,声音从嘶哑的尖叫中回到哽咽,泪水仿佛是倒着流进喉咙的,然后沉下去,“先生,我想明白了,不管你我前世有怎样的恩恩怨怨,那都是过去的事情。我只知道这一世,是你和三娘把我养大的,你们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,所以,我愿意为你而死!不是因为你是简聆溪,而是因为你是陈非,是这十几年来一直和我在一起的陈非!”

纪归云颓然长叹,声音里充满了痛苦:“没想到……没想到我在此苦练十六年,竟然还是不敌你!竟然还是不敌你!”

是这样吗……我听得脑袋一团糨糊。一夕不是很恨简聆溪吗?又怎会对他手下留情?

这怎么可能?纪归云的第三剑,根本躲无可躲、避无可避的啊!先生是怎么破解的?他怎么做到的?

“你以为是谁?”男子瞥了那件白袍一眼,“你以为是她?”

一时间思维混乱,已分不出究竟是喜是悲。

大哥?他叫先生大哥?

哽咽得几近窒息,这一刻,我只觉悲伤和绝望到了极点,眼中所见,那团绿雾在慢慢地淡去,然而已不见陈非。

“他不是你想像中那样的人。”陈非低声道,“否则我也不会放心把七阕交给他。”

怎么回事?

柳恕苦笑道:“大哥何必安慰我,你我心知肚明——如果当年不是因为你有意成全,先放弃了她,她不会选我。”

在我满是疑问时,纪归云低声道:“你究竟是不是简聆溪?”

男子笑道:“果然很合身……你的尺码和以前一样。”

陈非走过去,看着那件长袍,忽然拧眉,一字一字道:“原来是你。既然在,为什么不见?”

“什么意思?当日一夕分明有机会逃脱,她已看出阵法的破绽找到生门,只要杀了秦三娘就能破阵而出,但一掌击下,你抢扑在三娘身前,她就那样硬生生地停了下来,阿幽和七阕趁机从左右抢出各刺了她一剑,一夕因此失去惟一逃生的机会。若非因为对你手下留情,她怎会走上绝路?而若非她走上绝路,灵猫又怎会出现?灵猫带我来此,所以终归到底,是托了你的福,我才来到魔宫。”

“成名?”纪归云大笑起来,笑声多酸涩,“但是所有人都告诉我,那是因为简聆溪没有参赛,所以我才得到第一的名头!”

受伤的怎么会是纪归云?

睁开眼,几乎不信仍在人间——陈非抓住了我欲自尽的手,瞳目深深,竟似有泪。

我惊讶地看着身边地上躺着的那人,竟然是纪归云,而不是陈非!

他的身形慢慢隐没,留下的那两人,面色冰寒,眼神冷绝。

突然听得物品碎裂的声音,我睁开眼,屋内漆黑一片,却是什么光都没有了。

我又笑起来:“魔宫答应了你什么条件?抓住我后他们会赏你什么?”

原来当年简聆溪是为成全柳恕,所以任由一夕破坏了他和七阕的婚约,使七阕拂袖离去。如果是这样的话,何来他恼羞成怒一说?

“好了,没事了。”一如从小到大无数次犯错被三娘苛责时他来解救我一样,他的声音总是很温和,温和到让人心里发酸。

身后传来纪归云近似癫狂的笑声:“好,好,好个陈非!你知我的剑法需借助光的力量,所以你打灭灯火,投机取巧,用尽手段!你不是简聆溪,你果然不是简聆溪——”

柳恕皱着眉,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陈非一怔,惊讶道:“原来是你?”

“此关你只需破了我的‘舞柳阵’,便可离开。”

夺妻之恨啊……这世上哪个男人能够忍受?可陈非却依旧在笑,笑得心无芥蒂,“七阕喜欢的是你,不是么?”

“柳恕,我们可不可以不用交手?”陈非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恍惚,“我不想和你兵刃相见。”

原来此人就是柳恕!

在前一世,在我身为一夕的时候,南冥湖边,我揭穿他心头的龌龊念头时,他也是这个样子。

男子眼中闪过一抹窘色,低唤道:“大哥……”

衣领对襟而开,袖子和下摆都极宽,无风自动。直到此刻,我才真个体会到何为“宽袍缓带,温静如玉”。

“原来那天你在?”陈非的声音里终于有了讶然。

陈非没再看他,将来时的门反推,门的那边已经不再是刚才那个圆形房间。

纪归云说,简聆溪、柳恕和七阕他们一起围攻一夕,逼她自尽。

陈非静静地站在一角,安然无恙。

男子柔声道:“你的衣服破了,先穿上吧。”

陈非摇头苦笑起来:“我忘了。既然她在,你当然也在。”

“我越看越是吃惊,我当时自诩剑术纵然不及你,但也是数一数二,直到那天我才知道天外有天,不要说你,就是你的结拜兄弟柳恕,武功都不在我之下。然而,最最让我震撼的是那个少女,竟然要联合你们五个人之力,才勉强困得住她。”

陈非望定我,许久,摇了摇头:“不……不喜欢。”

“你们可以进下一关了。”柳恕出现在门前。

“你!”柳恕面上露出又惊愕又惶恐的模样,这模样我竟也不陌生。

笑忘初骗人!他说的不是事实!

纪归云继续道:“也就是在那时,我才知道原来她不是人类,而是魔族的公主,我听见你们叫她一夕。她竟然拥有那么神奇的力量,那力量在那天彻底征服了我,我想,如果我能有那样的魔力,无论吃什么苦我都愿意!”

“先生先生先生……”我隔着结界看着那边的他,雾越来越浓,连影子也一点一点地被吞噬掉。

怎么回事?究竟是怎么回事?

难道这才是简聆溪原来的模样、真实的一面么?

笑忘初说,七阕和简聆溪的结拜兄弟柳恕之间有奸情。

“他怎么会放过我们?”我忍不住问出自己的疑惑。

陈非重重一震,望着我的目光中再次有了悲哀之色,只是我不明白,那悲哀自何而来。

陈非凝视着他,久久,躬身一拜:“多谢。”

耳中只听柳恕道:“念在你过去那样的恩情,我今日本不该出现在这里,然而,天命难为。”手指在空中一划,满屋柳絮飞扬。

“先生!”我拼命爬起来朝他扑去,但还未到那绿雾前,一道无形结界就将我反震了回来。

我又朝结界撞过去,拼尽全身力气地撞过去——

她全身都开始颤抖,气得无可抑制,咬牙恨声道:“很好,你们两个……很好!”

麝月珠突然绽出万丈华光,第三重结界哐啷一声,如陶瓷般碎裂。

我浑身都在哆嗦个不停,就那样呆滞地望着他,大脑一片空白。

陈非道:“那时我已退出江湖……”

“如果你不是简聆溪,不可能破得了这一招;如果你是简聆溪,绝对不会用这种方式破这一招。”

“简聆溪……”女子摸着结界,尖叫出声,“简聆溪!简聆溪!”

宛大的房间里只摆放了一张桌子,桌上有件白色长袍。

只见一个男子突然从墙里走了出来。他的身体本是透明的,但在行走的过程中一点点变得鲜明起来,最后停在我和陈非的面前。他虽在微笑,却带了股淡淡的倦意,像是看尽繁华落尽、尘世沧桑。

“什么意思?”

就那样,苟延喘息,生命如果在下一刻就停止,我也毫不奇怪。

“所以后来两年里,我一直在找你,所有人都不知道你隐居在哪儿,可我仍不放弃,一直找,最后终于被我跟踪阿幽到了南冥。”

陈非柔声对我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鼻间闻到了血腥味,我依着方向摸过去,摸到一手稠粘的液体,整颗心顿时随之沉入无边黑境。

陈非没有回答。

我不恨他了啊,我敬他爱他依赖他,难道这并不是他要的结果?

陈非什么也没说。

一双脚走到了我面前,头上传来被凝视的感觉,不必看我都知道那是柳恕。

“为什么?”她抬头,望着结界外的那抹身影,一字一字道,“你要杀我但说便是,何需如此大费周折!借妇人之手,你不觉得羞愧么?”

等我再抬头向陈非望去时,他的身子已被柳絮所遮掩,只能瞧见模模糊糊的一个影子。

灯光突然间亮起。

“我知道是你。除了你,谁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裁制出一件袍子来?还有谁能有这样的手工?既然第二殿注定了要你来守,为何又避而不见?”

好一会儿后,才响起陈非的声音:“知道,那是你的成名之战。”

听他之意,先生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才破了第三剑。虽然成王败寇,自古为求胜不择手段,但听见他如濒死野兽般地哀啕,还是觉得浑身不寒而栗。

“你喜欢七阕吗?”我的心提了起来。

“可我却已老了。”陈非喃喃。

她狠狠甩袖,就那样直挺挺地走了过去。

不……喜欢吗?原来我……猜错了……

纪归云冷笑道:“魔宫如此隐蔽,我一介凡人怎么找的到?说来还是托你的福。”

陈非依言穿上那件白袍,我眼前顿时为之一亮——十六年来,先生一直身着最黯淡朴素的灰袍,而此刻这件衣服一穿上身,他就跟完全变了个人似的。

柳恕道:“当年一夕不也就仗着这点有恃无恐?苟且之事是假,我喜欢七阕却是真的。你看出我对七阕的感情,为了成全兄弟,所以割舍了自己的未婚妻……”

柳恕默不做声。陈非又道:“既然她喜欢的是你,那么她选择你,就是对的。”

柳恕的表情开始变得很难看。

我笑,突然笑,笑得很大声。扶墙慢慢地站起来,我边笑边看他,连自己也不明白怎么还能笑得出来。

竟然已没有了陈非!

半晌后,纪归云开口道:“你知不知道十八年前的那个武林大会?大雪天,成千上万人云集笑侠峰。我力战七七四十九个对手,登上第一名的宝座。”

纪归云呵呵笑了起来,“没想到吧?是的,那天我也在。我躲在暗处看见你、阿幽、柳恕、七阕,还有个武功很差的秦三娘,五个人一起围攻一个少女。”

漫天柳絮,空中忽然涌动起绿色的气流,像水雾一样层层朝他包拢。

水天一线的南冥,那女子伸手,接住空中飘落的一瓣桃花,满脸震惊。

柳恕直视着他,缓缓道:“因为七阕。”

一夕被封在剑里面必定另有隐情,难道真如阿幽所讲:一夕要诛杀人类,所以先生无奈之下只有先除去她?

“恨你?”陈非淡淡一笑,“为什么?”

“你以为你能如意?”我冷笑,一字一字道,“前世我就没如你的意,这一世你也休想!”说话间已暗中握了匕首在手,话音未落便反手朝颈中抹去,要拿我去讨好魔宫,做梦!我若死在你这殿里,一夕无法复活,看魔宫的人怎么收拾你!

“岂曰无衣,与子同袍……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