尾声 那么多年

上一章:第十三章 魔镜 下一章:后记

努力加载中...

这一笑,似明珠溢彩,嫣然不在人间。

而后来的事实果然证明,那是一个错误,天大的错误。

茶寮大堂里,已经宾客满座,热闹非凡,台上一绿袄小丫头在唱曲,下面雷声鸣动。

那么多年过去了。

他掀被起身,推门出去,看见小山正拎着水壶从走廊那边匆匆走过,嘴里吆喝道:“快点快点,客人们都等着呢!”

“送我回原城,可以吗?”简聆溪站起身,一字一字道,“我要回去,回冷香茶寮。”

她的五官非常精致,眼眸明亮浅笑优雅,眉心上的一点珠光,都倍显妩媚。

马车轻轻颠簸着,驰向远方。

不再重要。

那女子伸手入湖,掬水而饮,回眸看他,微微一笑:“这里是你的住处吗?”

骄傲的、倔强的、任性的、却像个孩子般天真的一夕。

见他不答话,她拎起手上的两尾青鱼摇了摇道:“中午做菊花青鱼,喜欢吗?”

果然是回来了……回到了冷香茶寮。

他的心重重一震,睁大眼睛望着那辆马车,无法动弹。耳旁偏偏听得小水用艳羡的口吻道:“呀,这是城主的马车啊,坐在车里的那个就是他的未婚妻九朝吧?真是个大美人呢!”

她是他遭遇的惟一一次意外,结果成就了他平生仅有的一次心动。

一只手从身后拍了他一下,秦三娘的笑脸出现在面前:“在看什么哪?这么入神?”

街上的人也纷纷交头接耳:“这还是城主第一次让他的未婚妻子出来露面呢,平时都跟宝贝一样藏着,肯定很爱她……”

灵猫怔立许久,犹豫许久,最后咬着下唇道:“好。”

九朝——一夕——从九到一,还整归零。这个名叫九朝的女子,为何有着一张与一夕一样的脸?

灿烂的阳光照在招牌之上,上面的每一个字都闪烁着金子般的光芒——“遗忘茶寮”。

窗外的树上,枝叶繁茂,那么多年过去了,依旧碧色如昔。

随着这一声好,长袖如水般拂开,魔宫瞬息掠过了千里,千里外,鸟语花香,桃花满枝。

“阿音。”

静寂的旷野,响起了轻轻的脚步声。一人慢慢走到他身后,素白的长袍,漆黑的长发,静默的一张脸。她跪下,搭住他的肩膀,把头靠在他的背上低泣道:“对不起……哥哥,对不起……”

“三娘呢?”他开口,感觉自己还在梦中。

这时大堂中不知谁喊了一声,他不禁转头回望,只见一辆宝马香车慢慢地经过,街道两旁挤了很多围观的人。有风袭来,车帘被吹开,一张绝丽的容颜现了一现,又被帘子遮掩。

突然间,一样东西从袖子里掉了出来。他弯腰拾起,原来是张骨牌,本是第四殿中灵猫为他占卜的最后一张无字牌,而今上面却显现出了字迹。

简聆溪恍若未闻,依旧望着那滴水珠,面无表情。

车帘再度被风吹开,仿佛是冥冥中早已注定了的,九朝回眸朝他看了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。

帘子垂下,马车逐渐远去。

两人齐声笑了起来。

他看她起身,准备离开,也看着她跌到在地,蜷缩成团。

小溪的身躯与魔镜一样碎成了千万片,然后随风飘逝。

一夕。

简聆溪睁开眼睛。

水珠冰冷,虽是水的形态却有比冰还冷的温度。世界上只有一个地方有这样的水——镜夕湖。

他看着她,久久,释然一笑。

一夕。

灵猫止住眼泪,转到他面前道:“我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,我只是一心想让一夕复活,你知道的,我那么那么地崇拜她,可是,可是……”

远远的马车上,头梳双髻的小丫鬟问九朝:“小姐,你刚才干吗对着那个站在茶寮门口的伯伯笑?你认识他?”

小水搭着毛巾端着瓜果过来道:“先生,你醒啦!过会儿就轮到你上场啦!”

四个字,缠缠绕绕、分明清晰,却又模糊,像是隔了一生的距离——

她朝他伸出手来,向生命求救,那声音清稚,那眼神哀绝,一刹那,他就心软了。

灵猫惊喜道:“哥哥,你肯原谅我了?”

“哥哥请说!”

不会再有小溪,也不会再有一夕。

不知过了多久,他慢慢回身,看见悬在门上的金漆招牌时,如被雷电击中——

简聆溪慢慢收手,那滴水珠融进他的指尖,消失不见。

这是当年一夕误饮的那口湖水,然后以眼泪的形式由小溪还给他。

他知道她就是一夕,他布局为的就是引一夕前来,然而他没有想到,被人仙两界视为最大隐患的魔宫公主一夕,竟然有张孩子般纯真的脸。

多么可怕,他竟会在最紧要的关头心软。

“那么多年”。

二十五年的孽缘,至此,终于彻底终结。

他忍不住追出门,但追了几步,却又停住。就那样眼睁睁地看着马车消失在长街尽头,再也不见。

穿过小小的院落,沿着那条长廊走到尽头,尽头处挂着一道棉帘。他把帘子挽起,喧闹的声音顿时扑面而来。

床顶帐幔上的紫色流苏,在风中轻轻颤动,轻轻来去间就荡过了地老天荒。

清脆的鸟叫声,一点一滴穿透脑中的迷雾。意识从极度的黑暗昏沉中,慢慢往上飘浮……

九朝抿唇眨眨眼睛道:“你不觉得那个人好奇怪吗?穿着单衣站在街口,扣子都没扣好,真是为老不尊。”

遗忘茶寮!竟然不是冷香茶寮!!!

却有一滴晶莹璀璨的水珠,从空中落了下来,滴在简聆溪的右手中指上。

这洋溢着明艳幸福的、真实的脸。

他对小溪说了谎,对一夕也说了谎,甚至,对自己也说了谎。他怎么可能不喜欢她?怎么会不喜欢她?怎么能不喜欢她?如果不是那样极至的一种感情,他怎么会打破自己的原则救了本不该救的她?他怎么会放任私心作祟将她封入剑中陪在身旁?他怎么会在她魂飞魄散后自我放逐从此做个凡人?他怎么会十六年如一日地悉心爱护照顾以她魂魄转世的小溪?

他的身子摇了一下,伸手扶住柜台。

“三娘买菜去了,叫我跟先生说,今儿中午做你最喜欢吃的菊花青鱼。”

传奇最终过去,还归平实生活。那么,至于九朝为什么会长得像一夕,至于茶寮为何更改了名字,一切都已不再重要。

那光晕渐渐扩散,点缀了他的眼睛,最初的一幕重新浮现——

“帮我最后一个忙好吗?”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