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一章 两个我

上一章:第十章 七阕的问题 下一章:第十二章 打破心瓶

努力加载中...

流星落进湖里,湖水碧蓝,无风自动。真稀奇,世界上居然有会流动的湖。一路急追耗费了我的大量灵力,我觉得口渴,于是掬水而饮,一股凉意顿时沁入心脾。果然是很甘甜的水呢!

在第八殿里,我看见了我自己,而这个自己,让我崩溃了。

“这一殿你不能进去,”扫地的人再次强调,一指陈非,“你可以问他。”

“那是急速之星,据说从来没有人可以追得上它,而且它每次出现,都会引起天地间一次重大的变化,但吉凶不定。”

我在那一瞬间爱上了他。

灯亮起来,我看见自己抓住的那个人,顿时尖叫起来:啊啊啊啊啊啊——

“你、你究竟想干什么?”

在那四十九天里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,因想不出答案而倍受煎熬。第五十天,我终于可以勉强起身,扶墙走到屋外,看见绿草如茵的平地上,开满了灿烂的白紫色的小花。

简聆溪,他宁可娶秦三娘,也不肯承认对我的感情,人类,就是那么虚伪,虚伪透顶!

我这才明白为什么眼前的人会用一把木制的扫帚,不禁问道:“你又是谁?”

我是小溪!!!

上次我看见他,只不过是看到个普普通通的人类,这次我再看他,他的容貌、眼神、风姿都一下子鲜明了起来,像某种力量狠狠地撞到我的心坎里来,绷紧的心弦为此发出了清脆空灵的乐声。那声音,甚至是我自己都不曾听闻过的。

我们踏上宫殿的台阶,一把扫帚拦在了我面前。

他要毁了我?!

我根本已说不出话来,只能颤抖,不停地颤抖。

“不。”影子回答,“我是小溪。”

“我是小溪。”声音开始四下回荡,我想,也许这第八殿非常空。

想到这里我喉中一甜,松开捂唇的手时,看见里面全是鲜血。

“我、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”

顺着他的视线回头,西方天空隐现的红色不知何时已蔓延了大半个天空,那红色诡异之极,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的异象。

“记住我的名字,”扫地的人很得意,“我叫披拂,披拂公子。”

我在榻上躺了七七四十九天,每次醒来,都看不到人。我知道简聆溪在用法术救我,因为我的身体在一天天地康复,然而,再也恢复不到原来的状态。

我感觉她的手搭在了我的头上,然后我眼前就浮现出一幕幕画面,那些画面栩栩如生、活色生香——

“你笨啊!”扫地的人哈哈大笑,“第八殿里不可以使用任何金属的武器,否则都会被吸走。”

“你不是小溪!”我忍不住尖声反驳。

突然间披拂公子停了手,我看见他的眼睛里充满了诧异。

“你在说什么?”我不懂,“这是什么回事?”

披拂公子喃喃:“桃花映夜血……桃花映夜血,秋色镜中回。”

陈非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奇怪的表情,第一次,他没有看我而是直接向门内走去。

事实证明,最后我赢了。

“先生,”我追上前,一把扫帚铺头盖脑地扫来。我挥手洒出一把暗器,却没有划出预期的弧线,而是全部直飞出去,一道流光般地划入宫殿大门中,紧跟着大门迅速合起,将陈非隔离在我的视线之外。

这种感觉我太熟悉,脑海里忽然闪过了它的样子——白羽!

我浑身颤抖着,伸手捂住自己的脸,不知自己心中的那种恐惧是从何而来。难道她真的说中了我的心事?难道我心里真的隐藏着那样的意识?否则我现在为什么会害怕成这个样子?为什么?

分明是子时,远远西方的天空却隐隐现出红色。

桃花映夜血,秋色镜中回。一股寒意慢慢自足底升起,蔓延了全身,伴随着无法解释的恐惧和孤独。

大长老为我取名一夕,意指“沧海瞬息,浮世永生”。

我再度呕血,像是要把身体里的鲜血全部吐尽才肯罢休,那些血一滴滴地滴到地上,我的视线逐渐模糊,看不清晰。

我转眸,微微一笑道:“从来没有人可以追得上吗?我去试试!”说着便自殿顶飞出,身后传来灵猫惊叫道:“不要啊,公主……”

仿佛受了她的蛊惑,答案很自然地溢出我的唇角,“我想跟先生,还有三娘永远在一起。”

一道红光一闪,然后一声巨响,有什么东西落到了第八殿里。我一咬牙,趁披拂公子失神之际冲到门前,一把将门推开闯了进去。身后传来他的惊呼声:“你不可以进去的……”

我从没见过那样的美景,或者说,那是我第一次感受到大自然之美,我看得目瞪口呆,几乎无法呼吸。

我已彻底崩溃!

影子在我耳边低吟道:“是了,你想起来了吧?你现在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了吧?那么虚伪的人,那么无耻的人,你怎么可能会爱他?”

“我也不知道,”披拂公子回答,“很久以前十二季留下的话已经残缺不全,好像后面还有两句,可是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我看向陈非,先生的神情有点不解。

当我再次醒转时,已置身于柔软的锦榻之上。竹屋静幽,纱帘轻轻飘拂,这里的一切,都安适得有些让人迷离。

“可是……”我已经快要哭出来了,“他们都说我是最纯善的那缕魂魄,我只有一夕的善念,没有她的恶念啊!”

门在身后瞬间合上,屋子里很暗,黑暗中有抹影子,因为太黑所以分辨不出容颜。我问:“是先生吗?”

我是小溪!

“你在说谎,小溪,你在骗所有人,其实你根本不喜欢那两个人,你恨透了他们,你之所以装出这副天真单纯的样子来是想骗过他们,博得他们的信任,然后再肆机报复……”

影子走到我跟前,停住,低声道:“好了,现在让我来帮助你看清你自己,让你知道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……”

我是谁?我是小溪?我不是小溪?她是小溪?她不是小溪?为什么会这样?谁是谁?我是谁?

空气渐冷,是不是因为子夜,所以夜凉如水?寒冷的空气中有风声,漫天飞舞着不知什么东西。

我匍匐在地,愣愣地想起我的前一世,我看见我是如何在责任与感情之间挣扎:多少次我想杀了简聆溪,但每每到最后却还是下不了手;我恨他设计毁了我的魔力,却又因他最终救了我而沾沾自喜;我恨他摆出一副大仁大义的姿态拒我千里,却又为他不经意间流露的悉心照顾而倍受感动;我恨他让我清晰看见自己这一番痴恋没有好的结局,却沉溺其中无法自拔;我恨他我恨他我恨他……

“让开!”我飞身朝殿门疾奔,却又被扫帚拦住了去路。我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用扫帚做武器,更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把扫帚舞出翩翩风情来。七次攻击,七次被阻挠。他似乎并不想和我动手,只是千方百计地阻挠我。

白色的、柔软的、没有一丝重量却可以令百万人类丧命的羽毛!

这个认知令我大为恼火,亦非常震惊。如果我失去了一半灵力,以后该如何继续统领魔宫?而一向傲睨三界公认无敌的我,最后竟栽在区区一口湖水里!这究竟是什么力量?为什么能杀得了我?

一想到这点,怒意便不可遏止。真是笑话,我堂堂魔宫公主,怎会就此毁在一个怪湖、一个凡人之手?你要我死,我偏不死!不但不死,还要你来亲自救我!

你不是小溪……你不是小溪……你不是小溪……

可惜我当时并没有听她的话,因此追着那颗流星一路到了南冥,果然是世间的极至之速,我虽用尽全力,但最终没有追上。

她看着我,表情丝毫未变,“不,我是你。”

“别傻了。”影子在嘲笑,“什么恶念善念,怎么可能分得那么清楚?而且,即使你投胎为人时是真正纯净的善魂,但这十六年来,见过那么多人和事,环境和生活都在影响和改变你的性情,你的懒惰、淘气、多管闲事、自以为是……这一切的一切,难道也是善魂?小溪,你没那么单纯,没有人可以那么单纯,记住这一点。”

那一眼,竟是宿命注定。

我再度尖着嗓子叫道:“你胡说!你胡说你胡说!我爱先生,也爱三娘,我最爱他们了……”

“你胡说!”

“是真的要跟他们在一起么?”她在冷笑,冷笑中有种让我胆战心惊的味道。

“我是真正的你,是藏在你心里不被人知的你,你不相信么?”她朝我俯下身来,我从她的瞳仁里看见自己的影子,整个人像是忽然掉进了一个四面是镜的空间里,无论怎么挣扎逃脱,都无济于事。

手指无力地松开,我颓然倒地。这是怎么回事?

湖水吸了我的灵元,我亲眼看见自己慢慢地变成幽灵,跌落于地。而那人就淡淡地看着,从头到尾一动不动,一言不发。

于是我爬到他面前,抬起眼睛,用天籁魔音、用顾盼魔眼求他救我,赌上自己的性命。

我飞速伸手,却没有捕捉到漫天的飞舞。黑暗中可以感觉手掌仿如被冰片划开了一道口子,一种薄薄的凉意慢慢地渗透到手臂里,再进入心脏,像负心人的临别之吻一样又缠绵又绝情。

“小溪,你最大的梦想是什么?”

十六岁时,灵猫指着夜幕用很奇怪的声音对我说:“公主,你看那颗流星。”

这不是真的,这绝对不是真的!!!她竟然真的是我,和我一样的眉眼一样的身形一样的服饰,甚至一样的声音。

便是在这么混乱不堪的情形下,脑海里还是清楚地知道一件事情,那就是——

正当我转身准备离开时,便看见婆娑梅下站了一个人。

我咬唇,不悦道:“不!我要跟先生同进同出。让开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“那颗流星怎么了?”

漫天飞舞的白羽,漫天飞舞的那一种只属于一夕的羽毛。难道那个影子是一夕???

很久很久以后,我才知道原因——那是因为我开始有了人心。

为什么此时此刻,先生却不在我身边?

“你是……一夕?”我颤颤地咬牙问出这句话。

我的声音大,岂料她的声音比我更大:“你不要不承认,我是你,我当然知道你真实的想法是什么。你可是一夕的转世,身为一夕转世的你怎么会爱前世毁了你的那两个人?你恨简聆溪,你那么爱他,他却辜负你、抛弃你,最后还要杀你;你恨秦三娘,那个处处都不及你的女人,她凭什么得到简聆溪,最后还成了他的妻子,实现了你做梦都不敢奢求的梦想?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么?难道你真的一点都没这么想过?”

“因为这是第八殿,亦称‘双己殿’。”

然后一个声音从身后响了起来:“很美对吗?”

十二岁时,我的能力已被肯定在整个魔族无可出右者,因此行佩冠之礼被敬封为公主,从此统领九殿,与人、仙两界抗衡。

“你不能进去。”那个扫地的人对我道,“只准他一个人进去。”

“是的。”我下意识地回答,继而一愕,转过头去,就第二次看见了简聆溪。而这一次,他的一切看在我眼中,竟然变得完全不同了。

声音似乎不仅仅只响在这空旷的第八殿而已,还回旋在我的心中。如果不是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小溪,几乎我也那么认为了。

“你是一夕,无论你多么不肯承认,你毕竟还是她,你是以她的魂魄生成的人,你天生具有她的灵魂。”

我接受三界祝福降临于魔界。睁开眼睛的那刹那,眉心浮现出如圆月般的珠光,映得整个魔界为之一亮。厅中长老纷纷咋舌:“这个女娃……这个女娃,怕是能改写魔族历史的人物!”

身为魔族,却拥有了人类的心,这就是我此后一切悲剧的由来。

是圈套!这是个针对我的圈套!尽管我不知道那个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人类是如何做到控制流星的,但这种古怪的湖水,以及他露着明了之色的目光,都在告诉我他事先就知道会发生这件事。

所以我才能感知到景色的美丽,所以才坠入无可逃脱的情感漩涡。无论我有多么不情愿,那一瞬间我爱上了他,并且再也忘不掉。

她看着我,分明是我的眼睛,却有着我从没有过的神情——这是一夕的眼睛。一夕看着她所不喜欢的人时,就会这样的冰冷,没有杂色,没有温度。

在魔界这个以能力决定一切、弱肉强食的世界里,只有强者才能赢得尊敬与爱戴,因此当我六岁时受命在人魔大战中偷袭某个将领,但最后却轻轻松松以一片白羽将十万精兵尽数击退时,整个魔界震惊。

是啊,我是恨简聆溪的啊,我对他的恨意渗进骨髓,渗入灵魂的每一处!他毁了我,如果没有他,我还是魔族高贵不凡的公主,我不会受那么多苦,被封入清绝剑中的那九年,根本是度日如年,受尽折磨,若非有那股恨意支撑,我早已自尽,但结果如何呢?九年后再出来时,还是逃不过一死!

“你忘了我?你不记得我了?”

我是小溪。

我咬牙,纵身向那黑影扑了过去,一扑之下,竟是手到擒来,那么容易地抓住了她,我反而心生一种不敢置信的错觉。然后,灯就亮了。

“为什么?”

恍恍惚惚,谁能辨得清是谁在对谁说话?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