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三章 魔镜

上一章:第十二章 打破心瓶 下一章:尾声 那么多年

努力加载中...

先生!先生!简聆溪!简聆溪!

“无所谓。我跟着他二十年,已经习惯了。”

而跟在他身边的,却是个妙龄少女。无名子道:“三娘,过来见过聆溪。”

那天,简聆溪将剑放在桌上,进内室沐浴。不知是不是因为避讳我的缘故,他沐浴时从不带剑。我待在桌上正觉无聊,忽见秦三娘拿着一套新衣走了进来,将衣服放在他的枕边。

在消散的最后刹那,一个温热的吻印到了我的额头上,模糊一片的视线中,看见简聆溪的最后一个影像,那黑眸如星,直让人沉溺其中,宁可永醉不醒!

然后有一天,人迹罕至的南冥,来了两个人。简聆溪转身,见到来人显得有些惊讶。

我没指望他会回答,谁知他却点点头道:“嗯。”

“你一定要平平安安地回去,回去找三娘,你们不要分开,要好好的,快快乐乐地在一起……”

“于是我离开南冥,到了一处叫做原城的地方,那里的城主是我曾经的好友,他允诺我在那里可以不被任何人打搅地生活。三个月后,三娘找到了我。”

“我好羡慕三娘,我真的真的好羡慕她……”我呢喃着说出最后一句真心话,感觉自己的身体像个杯子一样哐啷啷地碎了开来。

白影却好像早就猜到了似的,柔声道:“但当然也因为她是个好女人,而且她的真诚和执著打动了你,所以你才会最终接受她,跟她在一起的,不是么?”

我要自由!我不能容忍任何人剥夺我的自由!即使是——

“先生,我想跟你,还有三娘永远在一起,一起开开心心快快乐乐地过一辈子呢……”

最后一个字优雅地在简聆溪唇边消失,我看见清绝剑上黑色的影子已近狂乱地飞舞,剑的血光与镜外的天色相连,逐渐模糊起来。

“她是秦老的独生女儿,秦老临终托孤,让她拜我为师,我有要事在身,所以带她先来你这儿住几天,等我回来再决定如何安置她。”

右手空空,握紧,依旧空空。

以爱为名。

她果然中计,蹑手蹑脚地取了剑去镜夕湖边洗。

九滴血自灯里飞出,吸入魔镜之中。魔镜强光顿敛,一点点地黯淡下去,在空中绕了三圈,停住不动。

永醉不醒。

有一瞬间,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冲动,我很想走过去说没关系,杀了我吧,用我来让你复活吧,因为我不要你这么痛苦!一夕,我不要你这么这么痛苦……

这本是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,但不知道为什么,在我脑海中过程却绝对漫长,漫长得足够让我把另一些事情回想起来——

白影哦了一声。

想逃的欲望一下子就消失了。我悸颤地看着自己的身体,一股绝望涌上心头。就算得了自由又如何?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我了!回不去了,回不去了……原来我已经回不去了!

魔镜!

“啊?”她很惊讶,而他笑笑,没再说下去。

我飞快跑到魔镜前,看见镜中地动山摇、巨石翻滚,简聆溪在肆虐凌厉的尘沙中笔直而立,手里的清绝剑散发出浓郁得几近压抑的血光,隐隐然有黑色的影子在血光中飞舞。

“我们经营了一家茶寮,我则当了个说书先生,就这样,一晃十六年。我教你走路,教你认字,教你一切其他女孩儿们都会的东西,你一天比一天地长大,那么开朗,那么善良,那么阳光,我经常想,这才是真正的一夕吧?如果你当初不是出生在魔族而是出生在人间,应该就是这个样子的吧?”简聆溪说到这里,唇角浮起一抹微笑道,“所以,我心里其实是感激十二季的,他给了我这样一个宝贵的机会,可以弥补对你曾经的亏欠。”

我从他肩上往后看,看见彻底碎掉了的魔镜,我又伸手摸摸自己的眉心,果然,那颗叫做麝月珠的珠子不见了。

简聆溪的手松了开去。

“亏欠……”白影的声音低低地萦绕在镜中。

白影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,然后咯咯地笑,越笑越大声,随着她的笑,空气中那股温柔的气息一下子散掉了,整个房间开始变得说不出的寒冷,如在冰窖里一样。

在白影的摇曳中,他的声音越发坚定,一字一字道:“即使,你因此而不能复活。”

“一夕!”简聆溪忽然上前伸手抓住魔镜凄声道,“不要因为我没有眼泪,就以为我不会哭……”

“我不知道我是从何得知,或许是我的本能告诉我,要想让一夕解脱,就得砸碎魔镜……没想到,连清绝剑也做不到的事情,竟然让我做到了,那面镜子碎掉了……”

我倒抽口冷气,下意识地伸手捂住嘴巴,万万没想到他娶三娘竟然是为了我!为了我?天啊……我怎么也没想到竟是这样的原因和由来啊!

我呆了一下,复又震怒,尖声道:“那是以我的自由换来的!见鬼,觉得幸福的只是你一个人吧!如果你和我对换一下,你被封在剑里试试?还有那样的闲情逸致看日出日落么?”

原来我是这样到了他们身边的……

虽被封在剑里,但小施法术还是可以的,我让她在转身时袖子碰到了桌上的茶杯,茶水顿时流出来,把长剑打湿。

十六年了,终于再相见。

“小溪!”他一个纵身飞过来抓住我,但却被我拖得也站立不住。我咬住下唇,哽咽道:“先生,放了我吧……”

“说什么胡话!”手上传来更大的力度,他将清绝剑往地上一插,借此定住身形,与强风对抗。

从此,灰飞烟灭,万劫不复。

他说得很慢,语气很平静,我心里顿时升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,就在那时他忽然抱了我一下,在我耳边轻声道:“小溪,再见。”

“好。”简聆溪开口,表情复杂得近乎平静,“你消失后,诅咒灵验了,镜夕湖干涸了。”

然而我却没想到,她竟会有这么温柔的气息,这气息如温暖的水,一波波地在空气里散开,让我的四肢八脉都感到说不出的舒畅。

你就是我啊,我怎么舍得让你这么难过,这么这么难过啊……

简聆溪,或者你认为把我封在剑里,从此天下得以太平,而我们又可以永在一起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可你却不知,尽管我有了人心,人心脆软,柔肠百折,但我的骨血之中还深深印刻着属于魔族公主的骄傲。

“好的,我们在一起,我们永远在一起!”

是的,是心痛。那眼神分明是失去了至爱之物,顿失所依。

白影又哦了一声。

她当然很吃惊,连忙取手帕来擦,但越擦上面的污渍却越大。我再用法力让一个念头跳入她脑中——拿去镜夕湖边洗,就可以洗干净了。

如此又过了很多很多天。

“十六年了……”那白影道,“你过得好不好?聆溪,你过得好不好?”

平时她放好东西都会很快离开,然而那天她却鬼使神差般地在房间里流连不走,最后还从怀里取出一条编织得非常精致的腰带轻轻地放到桌上,她望着那条腰带,脸红红的,又是欢喜又是羞涩。

“可是,我也活不成了吧?”我抬眸凝望着眼前这个生命中最重要的人,这么熟悉的眉眼,多少年了?遇见他那年,他二十三岁,我二十岁;此后被封在剑中九年,逃出来时,他三十二岁,我二十九岁;一过十六年,如今,他四十八岁,我十六岁……

我的身子直线向后飞倒,鼻中闻到了血腥味,再定眸看时,简聆溪已纵身跳进了魔镜之中!

我扭头看简聆溪,他的眼中悲凉渐浓,看似比我更加难受。

镜子里的笑声顿止。

强风忽然消失,我和简聆溪一起朝前跌倒。身体刚接触到地面,就感觉地面起了层层波动,越来越剧烈,到最后开始一块块地裂开。

他们先是一怔,继而很快动手,将我一步步地逼回镜夕湖边。为救秦三娘,简聆溪以身相抵,我的手先我的意识自行停下,阿幽七阕趁机刺我两剑,我跌落于地,看见自己透明的身体。

一时间,躲无可躲,避无可避!

“不愧是老怪物教出的小怪物!好一对怪物师徒!”我冷哼了一声,不想却听他唤道:“一夕。”

这种空洞感像是幻觉,我无法相信,就在前一刹那还紧握着的手,为什么这一刹那忽然就没有了。

我被封在清绝剑中,整整九年。那九年里,与简聆溪朝夕相对。

她就是一夕吗?就是当年灵猫用魔力将她留在镜子里的最后一个倒影?这个影子长年累月吸收九殿的灵气,慢慢成形,只需以我灵祭,便能使她复活。

“是的,它碎掉了,一夕解脱了……”

“不……不要……先生不要……”我忽然开始哭,哭得一塌糊涂。刚才的那句话一直在脑海里回响个不停——小溪,再见。

简聆溪的声音几近哽咽:“我答应你。一定平安地回去。”

“把这些年来在你身上发生的每件事都告诉我,就像当年我被封入清绝剑里时一样。你看,我一直呆在镜子里,哪儿也不能去,外面的事情都无从知晓,也没有人肯说给我听。这十六年,每天数着日子度过,实在是太寂寞了……告诉我吧,就从我消散的那一天说起,告诉我这些年,你都是怎么度过的。”

简聆溪手持清绝剑,分明没怎么争斗,但额头已开始冒汗,细密的汗珠一点点地凝聚,然后慢慢地流下来。

天地浩淼,却为何没有我的容身之所?我仰天大喊,喊出自己九年的愤怒与委屈,嘶声道:“我做错什么了?为何天要亡我?为何天要亡我——”

不!不要!不让你死,不能死,不允许你死!我不允许!!

我的眼睛被风吹得睁不开,这一刻,周遭的一切都看不见,只有手上传来紧紧相握的感觉,炙热有力。就在不久前,我还以为自己永远都失去他了……

简聆溪抱着我,双手在颤抖。

“你以为你能抵挡我?”镜中的一夕在笑,“别忘了,这里是魔宫,你的力量发挥不到十分之一。”

“所以,”简聆溪脸上那种恍惚迷茫的表情忽然不见了,瞳目变得异常清明,“我不会让小溪死的。无论怎么样,我都不会让她死!”

我心中陡然一震,有种莫名的东西自胸口膨胀升起,很想放声尖叫,几乎是一瞬间,我便做了个决定。甚至在事后回想起来时,也不明白为什么我当时会选择那样做。

“小溪,小溪……”他捧着我的头,语音喑哑。

“你说。无论是什么事,先生都答应你。”

他望着湖那边的晚霞,表情很和颜悦色:“你不觉得像现在这样,能够每天静静地看日出日落、朝霞晚霞,是件很幸福的事么?二十年了,人间终于迎来了太平。”

四面无窗的房间忽然刮起了狂风,风中一片白羽从魔镜里飘了出来。风很急,但白羽却飘得很慢,看上去没有丝毫杀伤力,与我原先在第八殿遇到的完全不一样。但是简聆溪面色顿变,如临大敌,飞快将我扯到身后,挡在我前面。

谁知刚逃到南冥与人界的边界处,就碰到了相伴而来的七阕、阿幽和柳恕。

魔镜的镜面翻了过来,面对着我和简聆溪,镜里有个淡淡的白影,轮廓不清,并未成形,但却感觉得到那白影在注视简聆溪,一直一直看着他。

“我希望你做个普通快乐的孩子,所以没有告诉你你的身世;我认为你应该有个母亲,所以我娶了三娘。”

与我原先所想的魔族公主该有的冷傲华丽的音质截然不同,她的声音非常非常淡然,却能直接印入听者的心中,还带了那么一点点清稚的味道。但凡听过,就永生都无法忘记,在每个散碎于生命的小间隙里,翩然而至。

我不安起来,分明很生气,可在内心深处竟还夹杂着几许欢喜,像吃了梅子一样,酸酸甜甜的。我不明白那是什么感觉,只是那天的夕阳在我心中已变得全然不同——颜色绚丽的彤云层层叠叠地铺在天边,晚风从湖的那头吹过来,的确是个很悠闲美丽的黄昏呢……

“我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我的,要知道除非是有十二季或阿音那样的灵力,才能突破原城千年以来独有的结界,可她就是那么神奇地找到了……我想这也许是天意,天意安排她第一个出现在我的面前。”

十六年前初见时,它看上去与一面普通镜子没什么区别,而此刻,却带上了很明显的魔性,散发着似红非红、似绿非绿的奇光。

“他不会回来了。”

我反身抱住他,像抱住自己最后的生命。

我凄然一笑,异常艰难地发出声音:“可是……我更想消除一夕的痛苦,我不要她再那么痛苦。因为如果不能复活的话,她就要永远待在魔镜里面,孤单地过上一百年、一千年、一万年,甚至更久,永远都得不到解脱……我不忍心啊,我不忍心啊,先生……”

虽然我从没听见过,但是我就是知道,这才是真正属于简聆溪的声音。独属于南冥镜夕湖边那个多情的无情的简聆溪的声音。

灯火突然蹿起,圆心中一面镜子慢慢浮现,像是纠集了所有的光亮,一时间,只看得见那面镜子,再也看不到房里的其他东西。

镜中的白影再次重复:“你过得好不好?告诉我,你过得好不好?”

可它却不是我记忆里的那个样子了。

只有一次,秦三娘问他道:“师父什么时候回来?”

这就是天籁魔音吧?当年的一夕,就是用这样的声音哀求简聆溪救她的吧?

“但是,”白影沉声道,“我要复活。不管怎样,我一定要复活!”她学简聆溪先前的口吻停了一下,冷冰冰道:“即使,杀了你。”

“干吗?”

我连忙低头看自己的手,指尖上却没有任何伤口,仿佛刚才那一刹那的疼痛只不过是出于错觉。

永不能圆满。

空气中一道符咒飞闪而过,我只觉左手中指一痛,九滴血珠笔直飞出,分别落进九盏灯里。

我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,一下子又掉了出来。

谁能承受得了这样的折磨?镜里的一夕不是在笑,那分明是最最痛苦的哀嚎啊!

简聆溪几乎很少跟她说话,她也自得其乐,每天做饭打扫,将所有的家事都往身上揽。简聆溪虽然不说,但我想这姑娘的厨艺肯定很不错,因为无论她盛多少饭,他都吃完了。

风再次刮了起来,这一回,比先前更急,而且还非常非常的冷,浑身血液如被冻结,手指一松,立刻脱离简聆溪的保护向后栽倒。

然后我便听到了一声呻吟,像是痛苦,又像是解脱。

十六年后,又见魔镜!

“你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,还由着他这么胡来?”

“是。”魔镜里,语音没有丝毫温度。

狂风突停,白羽却如电般开始闪烁,快得我根本看不清楚,只听见刺刺刺刺的声音,到最后,便连这声音也听不见了,只知道简聆溪正带着我在不停地转动跳跃。饶是如此,我还是站也站不住。

“一夕!”简聆溪重重喊了一声。

再见,即是永诀?

我揪住他的袖子,低声道:“先生,答应我一件事好吗?”

白影没有理会,继续放声大笑,屋子里尽是她的回音,在耳边荡来荡去,听得我好生心酸。十六年了,杀你,救你;救你,封你;封你,放你;放你,捉你……那么多的纠缠牵扯,直至如今,又要再次面对绝裂……

那少女抬起头,红扑扑的脸,一双眼睛非常非常的腼腆温柔,她看了简聆溪一眼,立刻又垂下头去,几不可闻地行礼道:“见过师兄。”

“先生……”我抓住他的手,多好,是真的手,温暖的、永远干燥的一双手,他没有消失在魔镜之中,他还活着。

那是一个很老很老了的老头,看见他的第一眼,我只在想:这么老的人类,为什么他还不死?后来我才知道,那老头居然就是简聆溪的师父——无名子。

再见,即是永诀!

这么这么多年,沧海桑田,世事变迁,可他依旧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人。上一世,是敌人,是对手,是爱恨交缠无休无止的劫数和冤孽,是我所有痛苦的根源,亦是我生平惟一领略的甜蜜;这一世,是慈父,是至亲,是相濡以沫生死相伴的温暖和依恋,是我快乐幸福的由来,亦是我永不能圆满的希望……

我缓缓抬起眼睑。

我一怔,未来得及有任何反应,他已突然用力推了我一把。

“千年的日月精华天地灵气、三十六万鲜血、七十九名高手,才有这样一柄剑。我不信它毁灭不了这面魔镜!”

长剑一入水中,我便如获神力将剑震断,自断口处逃了出来,身体重新接触到空气,那种重得自由的感觉让我忍不住放声哈哈大笑。笑声传遍南冥,秦三娘的脸惨白如纸。

在湖边静坐时我忍不住道:“你那个老不死的师父其实是把她当个大包袱一样扔给你吧?”

一阵寂静。

“她一定吃了很多苦。”白影不可思议地善解人意。

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太对劲,镜子里的那个白影真的是一夕吗?为什么我完全不记得自己会这么温柔地说话?难道还有什么记忆,是被遗漏了、至今都没有想起来的?

他总是静静地坐在湖边,视线投放到很遥远的地方,而清绝剑就放在他的身边不到三寸处。我每天都用最最恶毒的话语骂他嘲笑他讽刺他,他从来不回应,仿佛听不见。

那一天,剑折断了,我逃掉了。

“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?一夕。”简聆溪的声音像在叹息。

入目处,是简聆溪极度震惊的脸,他急声道:“小溪!小溪!”

简聆溪忽然笑,笑得异常温暖,我想不到这个时候了他脸上还会有这样的笑容,只听他道:“那好,先杀了我。”

“她虽然一个字都没说,但却病了很久。有一天晚上,她来拍我的房门,说十二季托梦给她,叫我们快去溪边。我虽然觉得奇怪,但还是依言而行,在溪边我们找到一个女婴,看见她的第一眼,我便知道她是你的转世。”

简聆溪的声音异常悲痛地响起:“必须要死一个才能停止么?”

简聆溪对着剑凝视了许久,最后轻叹一声,没有再说话。

白影朝我看了一眼,轻轻道:“十二季不愧是当今世上最神奇的智者,竟然会安排转世的我成为你的养女。”

他站在门口出乎意料地没有追上来,我边逃边回头,只见夕阳映在他身上,周身如镀金边。那个场景我永远不会忘记,因为那是我第一次在他眼中看到心痛之色。

寒光驱散血雾,吞噬掉脑海中的回忆,将眼前的一切重新映亮。

突然间,我的眉心似乎也有什么东西爆炸开了,迸发出一片明月般皎洁的清光,清光所到之处,血色顿减,而魔镜上似绿非绿似红非红的奇光,也慢慢地消弭了……

“清绝,本属凡铁。幸得际遇,在镜夕湖中独享日月精华、天地灵气千年余,得其寒气;以三十六万鲜血喂浸,得其煞气。最后得剑者简聆溪以奇术锁江湖高手七十九名魂魄于其中,得其无法轮回不得自由的怨恨。”他缓缓道,虽然还是同样的音质,却已全无那种温润似水的味道。

先生,先生!我不要和你分开!我不想跟你分开啊!

许久之后,白影一个字一个字地说:“我明白了。”

——小溪,再见。

看着自屋中匆匆披衣而出的简聆溪,我冷笑道:“别以为你能永远关住我,我要走了!简聆溪,再见了!”

简聆溪没说话。于是无名子就飞快地走了,他离去的样子简直就像在逃难。就这样,这个叫三娘的秦氏少女便在南冥住了下来。

“那我就放心了……”我的视线从他的脸移向上方,第九殿的屋子消失了,外面是星罗密布的夜空,晨曦将至,朝霞将起,曾经无数次,我在剑里陪着他一同等待这刻的来临,彼时那么任性,不知这种幸福何其珍贵,而今,想再拥有却是已不能够……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